首页 > 旅游服务 > 历史文化 > 内容

求是桥

作者:区高校办  编辑:白 璐
日期:2018-11-11 21:48:14
      1938年9月,浙江大学西迁宜山(今宜州)办学一年四个月,于1938年11月19日,确立了“求是”校训。现命名求是桥,以作纪念,并请浙江大学著名校友程开甲先生题写桥名。
求是桥(韦炳华摄)
      程开甲,1918年8月生,宜山浙江大学物理系学生,后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,国家“两弹一星功勋奖”“2013年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”获得者。
      求是桥地标气势雄伟,蕴涵文化底蕴。由上下两部分组成,下面底座镶芝麻花大理石面板,正背两面刻字,正面刻求是桥命名渊源,背面刻浙江大学著名校友程开甲先生简历。地标上面部分由左右两幅石雕交错组成,左幅凸显浙江大学校徽求是鸟元素,底纹为壮族纹饰,寓意浙江大学曾西迁宜州壮乡办学,右幅是浙大百岁校友程开甲题写的“求是桥”桥名。
 
程开甲与宜山的历史情缘
李会华  整理
 
      程开甲,男,江苏省吴江市人,1918年8月3日生。物理学家,核武器技术专家,中国科学院院士。1941年毕业于浙江大学物理系,1946年赴英国爱丁堡大学留学、工作,1948年获哲学博士学位后任英国皇家化学工业研究所研究员。1950年回国,历任浙江大学、南京大学副教授、教授,第二机械工业部核武器研究所副所长、核武器研究院副院长,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核武器试验基地研究所副所长、所长、基地副司令,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科技委常委、顾问。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科学技术委员会顾问。他是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研制的开拓者之一,中国核试验事业的创始人之一。1985年获国家科技特等奖;1999年荣获党中央、国务院、中央军委授予“两弹一星”功勋奖章;2013年荣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;2017年7月,荣获“八一勋章”。他的四年大学生涯中,有一年半在宜山浙江大学度过,与宜山结下了一段难解的缘。
两次流泪
      程开甲1937年秋至1941年秋,在浙江大学物理系读大学。四年间,随着日本侵略军的步步逼近,浙江大学搬迁了7个地方:杭州—建德—吉安—泰和—宜山—遵义—湄潭。在浙江大学颠沛流离的生活中,给程开甲留下记忆最深的地方是宜山。因为在这里,他两次留下了眼泪。也正是因为这两次眼泪,他才对民族的命运与自己的关系有了深切的感受。
      广西宜山,地处西南,昔称“蛮烟瘴雨”之乡。尽管如此,竺可桢校长考虑到要避开战火的问题,还是于1938年10月,将浙江大学从江西泰和搬迁到这里。
浙江大学这段西迁,艰辛万分。不但路途遥远,人员众多,而且搬迁东西多,光图书、仪器、行李就有200多吨,计2000多箱。为此,迁校委员会作了甚为周密的安排,尤其对图书、仪器的运输作了重点部署。一路上,师生们都视图书、仪器设备为“命根子”。撤离前,认真包扎。一根教鞭、一把米尺、一本杂志都舍不得丢失。为确保此次图书仪器在运输中不出意外,迁校委员会经过讨论,精心选择了沿赣闽间水路入桂的路线,除指派专人进行押运外,还在赣州、大庾、南雄、曲江、茶陵、衡阳、桂林等地都设有运输站,负责车船调度。
      然而,不幸还是发生了。由于中途遭遇日军军舰的骚扰,物理系几箱设备和图书不慎落水。行李到齐后,当师生们开箱拆包,一件一件清点教学用具时,伤心地发现许多杂志和书籍都浸湿了,纸张粘合在一起,有的已经字迹模糊,有的已经无法使用。看到这,在场的人都难过地流下了眼泪。爱书如命的程开甲此时的心情比谁都难受,泪水比谁都落得多。最后还是老师们坚强一些,在他们的组织下,程开甲与同学们一齐动手,边流泪,边将受潮的书籍一本一本地烘干、修补,尽量将损失减到最小。
      在程开甲的记忆中,这是他在大学4年颠沛流离的生活里的第一次落泪。
      浙江大学西迁,被誉为是一次“文军”的长征。一路上,这支“文军”不但播下了科学文化的种子,而且弘扬了中华民族不可战胜的精神。这自然是侵华日军不愿看到的。1939年2月5日,日军飞机发动了一次以浙江大学为目标的猛烈轰炸行动。值得庆幸的是,由于学校平时防空教育得法,警报一响,全体师生都能迅速而又分散地躲避到周围掩蔽物后面,程开甲当时躲藏的地方就是河边的一块大石头。轰炸没有造成师生员工伤亡。这次轰炸,日军共出动了飞机18架,投掷炸弹118枚,炸毁浙江大学标营东宿舍8间,大礼堂1幢,教室3幢计14间。在这次轰炸中,程开甲所在的宿舍损失最为惨重。他的衣服、被褥、书籍、笔记本,一切的一切都化成了灰烬,除了随身衣服外,他已是一无所有。
      警报解除后,师生们迅速赶过来,对他们进行安慰。当天晚上,同学们就对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,紧急征集被服。学校拨款2000元,对他们进行救助,教职员工还将自己月薪的十分之一捐献出来,分到同学的手里。
      患难与共,谊切同舟。当程开甲从老师和同学们的手中接过棉袍、被服和笔记本时,七尺男儿百感交集,禁不住热泪盈眶。

      这次流泪,是程开甲在搬迁途中的第二次。
      窘迫生活·举债完成学业
      宜山轰炸后,浙江大学师生们的生活更加窘迫了。关于伙食,有人这样回忆说:“菜,少得可怜,不够分配。食量大点的同学,到最后只有吃白饭。女同学中吃东西比较斯文,大家客客气气,彼此心照不宣,实行‘蜻蜓点水’和‘逢六进一’制。所谓‘蜻蜓点水’,就是夹菜不能大块大块地夹,要像‘蜻蜓点水’那样点到即是,比如吃豆腐乳,只能用筷头粘一点点即可。所谓‘逢六进一’,就是吃六口饭才进一口菜,六口饭分两次下咽,一长五短之后,才能吃菜。”生活的艰苦,由此可见。
      程开甲也到了不得不靠向学校举债来完成学业的地步。到毕业时,他已向学校累计借款2000元。因此,程开甲的毕业文凭比其他同学多了一行小字“该生欠助学金两仟元”。可惜这张具有历史见证意义的大学本科文凭在“文革”中被销毁了。
浙江大学的高材生
      1937年7月,浙江省嘉兴市秀州中学的高中毕业生程开甲,以优异成绩被浙江大学录取,录取通知书上清楚地注明着“公费生”三个字。公费生是浙江大学给予极少数凤毛麟角考生的一种奖励。考上公费生的同学每学期可以从学校领取100元的资助。按照当时的物价水平,有了这笔资助,大学四年的基本生活开销是不用家里出钱的。
当时,浙江大学已是群贤荟萃,大师林立。校长竺可桢是我国地理学与气象学的一代宗师;数学系苏步青、陈建功等教授国际知名;物理系张绍忠、束星北、王淦昌、何增禄等都是留学归来,是学术上有很深造诣的教授;还有贝时璋、黄翼、蔡堡、周后复等教授。这是1935年底至1936年初,浙江大学学生发动一场“驱郭(指驱逐反动校长郭任远)罢课”运动胜利后,1936年4月竺可桢教授任校长,采取一系列改革措施,浙江大学由动乱不安走上健康发展道路的一个可喜景象。

      此时,程开甲为自己能进入浙江大学,并进入浙江大学的“王牌军”—物理系,走近大师倍感兴奋和自豪。
      入学第一周的时间,程开甲与别人不同,他没有让自己立即投入学习,而是着手了解每一位大师的背景材料及研究方向,以便寻找自己今后应该学习和追随的目标。
大学4年,对程开甲影响最大的是束星北教授。

      程开甲入学后第十三天,束星北作为教授代表来到西天目山看望物理系新生。束教授变戏法一般拿出一个小天平,提问并解释了它的道理,并讲起学物理的要诀:“懂得道理,弄清原理”。让程开甲钦敬不已。
      大学二年级时,他给程开甲他们讲授力学课。束星北教授的理论基础十分深厚,思维也非常敏捷,讲课生动有趣,深入浅出,让程开甲如痴如醉。期末考题,全班有程开甲和胡济民两人获满分。从此,束教授用心栽培程开甲,领着他一步一步地进入了物理学的殿堂。
      大学三年级时,束教授讲相对论,选修这门课程的只有程开甲一人,于是束先生将教学方式改为研讨式,师生两人面对面,相互切磋,相互研讨,有时相互争论。同学和老师们将他们这种教学模式戏称为“真正的相对论”。
      程开甲还非常认真地学习束先生的量子力学。
      为让程开甲博采众长,在大学二年级时,束先生就引导他去旁听王淦昌的“物理讨论”。王淦昌的“物理讨论”,实际上就是学术前沿研究报告会。1939年7月,王淦昌教授就向物理系师生作了《铀的裂变》,这是程开甲第一次接触原子核理论,后来他毕生研究原子核并为国家的“两弹一星”事业作出卓越贡献。
      大学期间,程开甲还听了数学系陈建功、苏步青教授的课程,受到他们的指导和鼓励,并在数学方面卓有成就。
立志科学救国
      程开甲四年大学生涯,都在颠沛流离之中,当时由于日军侵略,中华之大,竟然没有一个求知青年停放课桌的地方,这是他十分悲愤和苦楚的。
      程开甲很早就寻找这心酸苦难的原因。直到1939年2月,程开甲听了竺可桢校长所作的《求是精神与牺牲精神》的一次演讲之后,才豁然开朗。竺可桢在讲到伽利略、开普勒、牛顿、达尔文、赫胥黎等人的作为时说:“现在欧美显得很先进,实迄16世纪为止,欧美文明还远不如中国。但由于有这些先贤的求是之心,他们凭自己的良心,甘冒不韪。有的因求真理被烧死,有的被囚禁,但是不变其初衷,终于真理得以大明,然后科学才能进步,工业才能发达,欧美才得先进。中国要强盛,要使日本或别的国家不敢侵略中国,只有靠中国人自己的力量,别人是靠不住的。培养这种力量,就是大家到浙江大学来的使命。”
      听了竺可桢校长的报告后,程开甲联想到了高中时读到的关于巴斯德的传记。法国不就是凭借巴斯德的一项科学发明,使酿酒业称雄世界,经济腾飞的吗?
      冥思苦想之后,程开甲在笔记本上留下了两行文字:

      中国落后挨打的原因:科技落后。
      拯救中国的药方:科学救国。
      从此,程开甲义无反顾走上了科学救国的道路,后来成为中国当代著名科学家,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出巨大的贡献。
标营(浙大校本部):上一篇
下一篇:浙大西迁纪念广场(文庙旧址、浙...
返回顶部